今天晚上又见不到孩子了
2018-10-02 10: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0月24日,石家庄机场大雾,共造成45个航班延误4个航班取消。航空食品分公司的包装车间回荡着韩虹洪亮的声音“张亚鑫,机组餐;齐晓茹,头等餐;冯晓乐带人装机上航延餐……”大家马上行动起来,韩虹预感到,今天这个雾可能会持续到中午,那么既要考虑到根据航空公司要求为候机楼等待的旅客配发延误餐,还要考虑早上起飞的航班延误到中午以后配餐要由点心餐改为正餐,她又前往各车间了解所需材料的情况。“一般这个时候,我除了指挥和协调,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韩虹说,看着各岗位有序开展工作以后,她就会加入人手少的包装岗位,如果送餐人手不够,她又变成航机配送员为飞机送餐。

虽然说韩虹对人对己比较严格,但在交谈中总是非常心疼她的同事们。“我们车间的这些年轻人都非常的单纯、实在,虽然很辛苦可是大家还都没有怨言。”韩虹说,生产部的员工上五歇二,不正常天气还要全员待命。每天5点就要来上班,晚上7点下班,中午经常因为工作耽误饭点,吃的都是凉饭。“还有一个姑娘,家里人病危,她给我请假的时候心心念念想的还是单位的工作,看着真的让我很感动。”韩虹说。

民航资源网2014年12月23日消息:10月24日凌晨4点30分,新城铺镇惠康职工楼3楼的一户灯光亮了起来,韩虹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在隔壁屋与奶奶一起睡的5岁儿子被吵醒,看看窗外被大雾笼罩的昏黄路灯,儿子跑到韩虹跟前,拉着她的衣角说:“妈妈,这么大的雾,你晚上是不是又回不来了。”哄着孩子回去睡觉,韩虹看看表走出门。骑着电动车,韩虹想着:“这么大的雾估计要做航延餐了,去了要先看看材料够不够。”

第一次认识韩虹不是因为她和某位歌手名字很像,而是惊艳于她在中央电视台记者面前镇定自如侃侃而谈的表现,2012年底航空食品安全受到媒体关注,中央电视台来机场集团航空食品分公司采访。面对镜头,韩虹详细描述了食品包装、加工和配送的流程,将其中严格的管理规定一一道来,她的专业表现让记者都竖起了大拇指。殊不知,3年前韩虹还只是机场地餐负责熟食销售外卖的一名营业员。

(供稿:河北机场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10月24日这天下午,航空食品分公司又接到了大雾导致机场航班延误需要配餐的消息。“今天晚上又见不到孩子了。”韩虹想着,努力抹去孩子在窗边张望的影像,又投入到新的航延餐的制作中。

直率、爽快、经验丰富、做事雷厉风行是大家对韩虹的印象。“我最佩服韩虹的就是她头脑非常清楚,所需配料的数量、包装需要的时间,她估计出来的数都和最后的结果差不多。”质检部的雍玉同说。航空食品分公司的生产部分为面点、凉菜、烹饪、配菜、包装5个车间。包装车间是航空食品制作的最后一环,也是整个航空食品加工配送的大脑,所需航空餐食的数量由调度告知包装车间以后,包装车间会将所需食品数量往各部门细分。每次分配,韩虹所估计的数量都和实际的相差不大,除了经验外,更重要的是她不断学习,当上领班以后,韩虹更是积极学习相关业务,很快生产部各个车间的工作她就熟稔于心了,细分任务也更加精确。“我要求大家会的,我首先要会,要求别人做到的,我必须要先做到。”韩虹说。

1荐闻榜

韩虹,是航空食品分公司生产部包装车间的一名普通带班长,今年33岁,到航空食品分公司工作已经有10年了。

韩虹是石家庄平山人,2004年来到机场配餐工作(航空食品分公司前身),先后从事过餐厅服务员和熟食销售外卖的工作。2009年7月,生完孩子只休息了2个月,韩虹就回到了工作岗位,不久后,她被调到生产部工作,由于工作出色很快就成为了带班长。“我记得我还在餐厅做服务员的时候,听到配餐这个词,都不知道什么意思。”韩虹说,“后来公司领导准备让我做带班,他和我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些知识你必须一个星期以内学会’,我也没啥办法,就只好天天背,一个一个记,那时孩子还小,哄孩子睡觉的时候嘴里念叨的也是餐食包装配送的知识。”

韩虹的孩子现在已经5岁了,她觉得和孩子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少到自己都觉得没怎么带过孩子。但是懂事的孩子也很少让她操心。“平时回家孩子看我太忙都不老缠着我陪他,只有在我休息的时候,才会怯怯地问我能不能陪他玩会。”平时只要看见有大雾,孩子总是看着窗外问奶奶“我妈妈是不是又回不来了。”

机上的餐食刚刚准备好,调度又发来了需要为候机楼旅客准备延误餐的通知,在韩虹的指挥下,大家又忙活了起来。一上午的时间,他们一共为5个航班及候机楼近1000名旅客提供了1800多份延误餐。

“韩虹不仅业务好,组织和应变能力也非常强,特别是在航班大面积延误的时候,她总是能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航空食品分公司生产部副经理韩贤贤说。

目前,航空食品分公司共承接了8家航空公司2000多份餐食的配送工作。走进生产车间,首先看见的是小黑板上密密麻麻的航班号和所配餐食的种类,韩虹不仅可以对这些倒背如流,还可以马上细分所需的配料。此外在餐食的制定上她也非常用心,“每年换季的时候,我们都会和航空公司研究新菜单,不同的航空公司,我们为他们准备菜品也不一样,比如川航餐食偏辣,南航的餐食口味偏重等。”作为航空食品生产的最后一个环节,保障餐食的质量是包装车间最重要的工作,“每件东西到我们的手里,我们都会认真检查,破损的塑料刀具、漏气的糕点,都是不能用的。”韩虹说,每天上午和下午,包括她组成的质检小组还会对餐食进行抽查。

韩虹和她爱人都是航空食品分公司的职工,爱人的家是张家口的,结婚四年了,由于工作太忙,他们只回过张口家3次。她生完孩子2个月就上班了,领导照顾她,给她安排了一个独住的小屋,孩子由婆婆带着。“我记得那个时候,孩子八个月,我做航机配送员,那天要送餐的最后一个航班是晚上11点的,我刚要上车就听见屋子里孩子的哭声,他是饿了,可是要是再不出发就要耽误送餐了,我心里真的很难过。那天晚上回来孩子已经睡了,第二天早上五点走的时候孩子还没醒,那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很不称职。”韩虹回忆说。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ongxin365.com.cn123历史全年图库,天下彩资料,香港免费资大全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