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的汽车开到了总统专机的舷梯下
2019-03-07 05:4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书中说道,那晚交通状况很不好,驻俄罗斯大使刘古昌的车没能跟上车队,只有我的汽车开到了总统专机的舷梯下,珀特鲁舍夫一个人站在瑟瑟寒风中等我。他把我领上飞机。刘大使没有赶到,所以我就只带了一名翻译上了而飞机,俄方也只有帕特鲁舍夫陪同梅德韦杰夫总统见我。

戴秉国回忆道,我和金正日总书记见面不下10次,和他结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

记得在我陪同他去钓鱼台国宾馆途中,当汽车开到离国宾馆不远的高架桥时,我发现他将黑眼镜换了下来,他显然不想戴着黑眼镜同等候着他的胡锦涛同志会面。

2011年12月19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消息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12月17日在视察地方途中,因过度疲劳发生重度急性心肌梗塞并发重度心脏休克,经抢救无效于是日上午8时30分在列车上逝世。

1992年12月17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对中国进行的首次访问,是苏联解体后两国最高领导人的第一次面对面会晤。访问虽然只有短短两天,但有关准备工作却历时近一年。

2008年,戴秉国出任国务委员后,开始接手主持中俄战略安全磋商。戴秉国在书中回忆了其与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总统专机上的一次会见。

他说,退休是挺好的一件事情。我退休以后每天可以睡足觉了,以前是睡不好的。搞外交都有这个问题,到了后期我每天夜里都要吃两次安眠药。退休第一天我就把安眠药扔了。现在吃饭睡觉都可以,精力也比较好,我也比较乐观,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戴秉国表示,退休后,他处于一种半工作状态,见一下外国的老朋友,或是在国内一些地方走一走,还去看了看曾经求学的地方,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见了同学和老师。

由于地理上的相邻、深刻的历史背景和复杂的现实情况,朝鲜半岛的局势与我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息息相关。戴秉国认为,朝鲜半岛问题是我们周边最复杂、最难处理的一个大问题。

金正日担任朝鲜最高领导人后首次访华是2000年,当时戴秉国任中联部部长,负责接待工作,曾去车站迎接他。那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这次会见一共20多分钟。当时,梅德韦杰夫的专驾马上就要起飞,不可能谈得太深太久。记得我还讲了一点俄语,梅德韦杰夫听得很高兴,向我竖起大拇指。这次总统专机的会见极其特别,在我的外交生涯中绝无仅有,相信在国际外交史上也不多见。戴秉国在书中说。

此外,金正日是一个勤奋的人,他经常下基层,下连队。他来华访问期间,花了很多时间来考察中国的企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市场情况。戴秉国说,金正日也有柔情的一面,他亲自改编和指导了朝鲜版歌剧《红楼梦》和《梁祝》,很有艺术水准,在我国巡回演出时深受中国人民的欢迎。

公开报道显示,三年来,戴秉国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对此,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退休了,就应该尽可能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之外,直至最终被完全遗忘。应该被记住的,是像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是像屠呦呦、袁隆平等这些为人类造福的人,还有那些长眠在祖国大地和国境之外的烈士。

2013年3月16日,戴秉国开始了退休生活。他在《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一书中写道,退休快三年了,我仍然同那些对话伙伴中的若干位保持着形式不同的接触和联系。

戴秉国在书中回忆道,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从法理上成为苏联的继承国,中苏关系也被中俄关系所取代。

俄罗斯总统专机被誉为元首的空中办公室和移动国家管理中心,一向十分神秘。这是一架特制的伊尔-96大型飞机,外表涂装除了俄罗斯国旗和国徽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可是别有洞天,机场的内饰是清一色的亮黄色胡桃木,既典雅又现代,舱内显得宽敞舒适,考究气派。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ongxin365.com.cn123历史全年图库,天下彩资料,香港免费资大全版权所有